比特币中国式洗牌:谨慎者减仓 乐观者预测翻番

交易所玩币族2017-11-21 04:42:28  阅读 -评论 0

  冲破8000元!

  2017年1月5日凌晨1点10分,诞生8年的比特币价格站上了新的高点,随即又一度逼近9000元,在短短一天内一个比特币的价格上涨了超过1000元人民币。这让比特币投资者阿佘(化名)有点激动,但更让他激动的是1月5日下午5点开始出现的一波超过1000元下跌行情——在此之前,阿佘已经在一个交易平台的比特币类期货产品中开出了一张空单。

  在此之后,比特币再次回落到7000元-6000元区间,并在1月6日截稿时依然盘旋在这一价格线上下。经历了数轮涨跌行情,围绕比特币一系列的玩法已经逐步成熟:类期货产品、融资融币、杠杆、利用国内海外市场价格差进行套利,甚至是利用比特币规避非法募资的限制进行项目募资,所有的这些都可以在金融市场上找到类似的样本。

  如今的比特币早已经不是极客圈内的小众游戏,外部经济的波动特别是国内投资领域的波动已经可以在比特币的价格轨迹中找到踪迹。2015年5月国内股市下行,2016年10月房地产市场密集调控,在这些时间节点前后,比特币触及的最高价格都有着大幅的上涨。

  对于起源于2015年的这波上涨行情,几乎没有人能给出一个明确的解释。唯一可以明确的是此前就已经预判好的一个利好消息:比特币在2016年将会迎来又一次产量减半(按照创始人中本聪设计的规则,比特币总数为2100万个,它会由系统自动产生,但隔每四年,产量就会减半,意味着又一次比特币“通缩”),但在今年7月减半,利好消息已经释放完毕后,比特币反而迎来了最凶猛的一波涨势。

  多位比特币投资人和从业者共有的一个直观的感受是:真正参与这一波行情的人并非2013年进入比特币市场的投资人。

  从2013年就进入比特币市场的投资人张章给2016年的新入场者画了一副群像:新入场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拥有着较好的金融、技术知识,他们投资金额普遍都在数十万乃至百万级别以上,这与2013年全民炒作比特币的时期截然不同——张章在2013年接触的入场者大部分都缺乏基本的知识结构,投资金额也较小,数万乃至数千不等。

  另一位业内人士从2014年-2016年三年中接触了不少国际类传销组织人员,他们开始用比特币代替货币进行内部流通,并通过比特币近年丰厚的投资回报率快速的发展下线,在这位业内人士看来,这些入场者是比特币价格上扬的重要原因。

  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币行CEO徐明星并不认同这种看法,他认为这波上涨来自于比特币投资者数量的持续上涨。OKCoin币行平台上的用户数量在持续三年时间中一直在维持增长。徐明星还给出了一个间接的否定上述原因的证据:在OKCoin币行平台上,大部分用户都是选择将比特币储存在平台上,而非频繁的转移或提现。

  无论如何,比特币已经突破了8000元,甚至已经接近9000元。一种乐观的氛围在一部分投资人中蔓延,“万八”是这些人的预测,即一个比特币价格会上涨到一万八千人民币。但对于一部分谨慎的投资人而言,8000元已经是个足够惊悚的数字了,2013年触及8000元后,比特币就迎来了中国政府政策的调控,随之多个利空消息接连释放,价格也一泄而下。

  “8000元到10000元区间挺危险的”,张章向经济观察报表示。

  比特币上涨的一年半

  张章察觉到这一波比特币的涨势是在2015年10月份。经历过2013年年底和2014年年初的一波大跌后,比特币价格一直在1000元左右徘徊,最低时跌破1000元。

  2015年6月,持续低靡的比特币价格出现了回升。在同年5月股灾开始后,比特币价格在两个月时间中小幅回升,在7月成功突破2000元。在经历一轮调整后,2016年10月比特币价格站稳2000元线。

  进入2016年5月,比特币价格再次上涨,这一轮上涨符合大部分投资者的预期,投资者已经基本形成共识,在2016年下半年比特币的产量会再次减半,一个区块的产量将从25个比特币下降为12.5个比特币。比特币市场的“通缩预期”让比特币价格在6月成功站上了5000元大关。

  2016年7月8日,比特币产量减半的消息宣布后,此前的利好已经释放,随后两个月,比特币价格按照一部分投资人的预期,出现了一定的下滑,在8-9月维持在3000元-5000元的区间。

  虽然对于已经具备投资属性的比特币而言,理论上并不存在所谓的“合理价格区间”,但5000元左右的价格依然是张章个人认为的“合理价格区间”。随后的发展超过了张章的预期。

  2016年10月,在多个城市密集公布了限购政策的前后,比特币迎来了一波真正的涨势,在超过3个月的时间中,比特币价格一路从4000元狂奔至8000元。并在2017年1月5日成功突破8000元。

  这一波上扬彻底激发了舆论对于这一市场的关注,各类的解释也随之释出,一部分猜想将比特币上涨与印度、委瑞内拉两个国家货币的大幅波动联系起来。而更多的猜想集中在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持续下调——根据此前媒体报道,中国比特币交易占据了全球比特币交易90%的份额,徐明星也估算中国持有的比特币占据全球比特币至少三分之一的份额,这意味来自中国的影响因素将会表现的格外明显——这种猜想认为是一部分“逃汇”行为推动了比特币价格的持续走高。

  徐明星并不认同这种观点,他认为比特币目前是实名制交易,同时单比金额超过一定金额的可疑交易都会提交监管机构,而且在海外市场,比特币的提现监管更为严格,理论上逃汇的可能性并不高,最多是通过持有比特币作为投资保值的方式。

  另一位曾经在2013年利用过虚拟货币国内海外价格差进行过套利的投资人则表示,目前比特币人民币价格高于美元价格,如果通过比特币作为中介逃汇,需要付出的资金成本要高于其他渠道。

  新的入场者

  对于这三个月的上涨幅度,徐明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惊讶,在他看来这波上涨与比特币用户数量的稳步上升是紧密相关的,而且作为具有投资属性的比特币,受到供求关系的影响,出现价格的大幅波动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实际上就是投资人对于投资品的选择,就像是古玩、普洱茶这些商品一样,从宏观上去找解释不见得正确,更多的应该是微观上寻找原因”。徐明星向经济观察报表示。

  微观上确实存在着一些变动,一位比特币玩家同时也是比特币矿主(矿主是指投入设备产生算力,通过算力维护比特币技术基础,并获得比特币作为回报的人员)告诉经济观察报,从2014年开始,他就接触过不少类传销的机构进入比特币市场,这些机构在全世界分布广泛,在比特币大跌之后,他们选择用比特币代替以往货币交易的形式。这位矿主本人还曾经被数家机构邀请参与机构的会议。在这位矿主看来,这部分人群的涌入是这一波比特币价格上涨原因之一。

  张章也察觉了一些新的入场者。在2013年比特币大涨时,张章曾经参加了不少比特币的讨论群,在大跌过后这些群逐渐归于沉寂。这种沉寂并没有随着2015-2016年价格的上涨而出现改变,张章自己建立的一个数十人的讨论群到目前仅剩下张章一人。

  活跃的是一波新进入这个领域的人,张章通过接触发现这部分人有着较好的技术和金融知识,他们对于比特币的技术基础和金融规则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同时,他们的资金量也更为充足,普遍交易规模都在数十万至百万不等。【玩币族比特币滚动新闻播报(http://www.wanbizu.com/news/)】

  另一位投资者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波比特币投资者与2013年的全民炒比特币不同,尽管人数不多,但是其中一部分都“很有实力”。

  这部分人能够给比特币价格带来的影响是可以预期的。比特币市场与传统金融市场相比较体量较小,少部分资金的集中投放就可以在这个市场产生巨大的影响。此前一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平台的类期货产品就曾经被少量资金精准定位,连续做空爆仓,价格从120元一路跌至1元。而一些亿元级别的比特币投资者也有在半夜12点后进行投资的习惯,在这个时间段市场交易量少,大额交易很容易就能影响比特币价格的走势。

  微观的变动同样也来自于比特币的“成本”。按照中本聪的设计,比特币会在区块(一段时间的比特币账本记录被打包后形成一个区块,当链接至前一区块时,就能对照获得新产生的账本信息)中自动产生,获得区块的打包权就能够获得这部分自动产生的比特币以及区块内交易所产生的手续费,获得打包权的唯一途径是算力投入,也被称为“挖矿”。

  按照规则的设计,当整体的算力投入愈多,系统的难度就会自动提升,“抢夺”打包权所需要的算力就需要进一步的提升。这意味着,当比特币价格上涨时,会有更多的算力投入进来,从而导致难度提升,算力投入需要进一步加大,而投入算力的增加就意味着投入资金成本的增加。

  在2014年,鉴于比特币价格的低靡,一些此前投入的大规模算力撤出市场,获得比特币的成本大约在1500元左右。而随着比特币的价格一路抬升,2016年获得一个比特币的成本上涨至2000元-3000元。在2016年上半年,平均每产生一个比特币就需要0.5个比特币支付电力成本和设备的损耗费用,其中电力费用占据了大部分成本。

  此前,大型比特币矿主往往会选择与能源公司进行合作,将设备放置在水电站或者火电站周围,以降低电力成本。但如今,越来越多的矿主已经倾向于变为技术顾问,为新的矿主提供技术支持和运营服务,而新的矿主中相当的比例正是此前合作的能源公司。

  监管的靴子何时落地?

  一进门就会发现,OKCoin币行的办公室左侧小会议室挂着的海淀区网络警务办公室的牌子,这个牌子是在2016年12月29日刚刚挂起来的。虽然牌子是刚刚挂起来,但这种政府对于平台的监管却一直存在,对于正规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均是如此。徐明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平台此前也一直在配合执法部门调查盗币等不法现象,超过一定金额的可疑交易也会及时向有关部门提交报告。

  从2013年12月5日人民银行等5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来,比特币作为特殊的虚拟商品,就已经被纳入政府的监管范畴。《通知》界定了比特币的性质:比特币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而是特定的虚拟商品。同时《通知》还要求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业务。

  类似的监管在全球范围内都普遍存在,其中中国与美国两个主流比特币市场都将比特币界定为一种商品。在此后的演变中,围绕比特币形成的一系列衍生市场也更趋近于大宗商品的交易模式,比如相关的杠杆服务、融资融币服务以及类期货交易、现货交易。

  但这并非比特币市场的全部玩法,在2013年阿佘曾经利用比特币和莱特币(另一种虚拟货币)中国市场和海外市场比存在的利差进行套利。当时国内的比特币价格高于海外市场20%,莱特币价格高出10%。阿佘利用莱特币作为资金通道,在海外购买比特币,在国内抛出,赚取10%的差价。如此往返一天,能获得200%的收益。

  在2014-2015年,一大批项目也开始以比特币作为通道筹集资金,张章就曾经利用比特币投资过20个项目,虽然到目前,仍然在运营的项目仅有数个。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这种方式主要目的就是为创业项目提供资金渠道,同时又能规避“非法募资”的法律风险,他同时认为这种I-CO(Initial Coin Offering,加密货币首次公开发型,类似于IPO)形式将会成为未来比特币乃至各种虚拟货币最主要的应用场景。

  甚至还有人曾经尝试建立以比特币基金,投资人以比特币代替货币的形式投入到基金中,建立者许诺一定幅度的回报。

  一系列新的玩法正在给监管者和原本的金融体系带来新的挑战。从比特币建立之初,去中心化就是隐含在技术中的理想,2009年1月3日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在创世区块中曾留下一句话:“首相第二次对处于崩溃边缘的银行进行紧急救助”,这句话来自于《泰晤士报》当天头版的文章标题。

  在建立之初,不少比特币拥护者就曾经将比特币视为减少政府货币超发的技术体系——比特币跨国流通无边界的特性可以增加政府在超发货币时所要考量的因素。

  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政策对于比特币的影响要远远大于比特币能够带来的挑战。在2013年五部委的政策出台后,比特币的价格应声而跌。而旺盛的行情也让一些投资者开始担忧难以预料的监管政策,在他们看来8000元是一条红线,2013年触及8000元后的比特币随之迎来了监管政策。

  在1月5日站上8000元线,甚至接近9000元的比特币随后就迎来了一波大跌,并在1月6日截稿前维持在7000元上下。与股票市场不同的是,这是一个一周七天24小时无休的市场。尽管谨慎的投资人已经开始在作减仓的准备。但在乐观者的眼中,比特币的价格应该是星辰大海,18000元是一个可以预期的数字。

声明:链世界登载此文仅出于分享区块链知识,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此文如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100@7234.cn

    参与讨论 (0 人参与讨论)

    相关推荐

    中信银行打造“区块链”信用证结算!

    中信银行打造“区块链”信用证结算!

    科技不会改变金融的实质,但却能让金融服务更高效,能让资金供、需方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更好地解决。近期,中信银行首个区块链项目——基于区块链的国内信用证信息传输系统(简称BCLC)(一期)成功上线,这是国内银行业第一次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信用证结算领域。 据中信银行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助理张栩青介绍,将现在流行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在国内信用证中,改变了银行传统信用证业务模式,信用证的开立、通知、交单、承兑报文

    中国信息技术部门成立区块链研究实验室

    中国信息技术部门成立区块链研究实验室

    暴走时评:本月初,中国政府对国内的ICO和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打击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强大反响,但政府已经多次声明不会将区块链与数字货币划等号,依然非常重视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的发展。鉴于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成立了一个专门研究区块链的实验室,这一论调也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 虽然中国政府最近在大力打击比特币交易所和ICO,但仍然致力于开发区块链在其他领域的潜力。 据财新网报道,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已经成立了一

     分布式账本中的生命科学

    分布式账本中的生命科学

    生物科学是医学领域涉及遗传研究,疾病预防和生活方式治疗(lifestyle treatments)的学科。它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但区块链技术的基础设施应用给该学科提供了重大进步的可能性。 根据Pistoia Alliance进行的2016年6月份高级制药和生命科学领袖调查,8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预计在五年内将全面采用区块链技术。 Pistoia Alliance是一个全球性的非营利组织,致

    区块链vs.核能:日本最大电力公司东京电力(TEPCO)寻求使用区块链减轻对核电的依赖

    区块链vs.核能:日本最大电力公司东京电力(TEPCO)寻求使用区块链减轻对核电的依赖

    东京电力公司 (TEPCO) 对于能源过度中心化的风险可以说绝不陌生。 也许最著名的就是2011年发生的福岛核电站事故,这个日本最大的能源公司如今正在寻求区块链技术来防止这种灾难再次发生。 然而,从使用微型风车的分布式风力发电到用于存储在电力成本低时购买的电力的智能电池,可替代能源项目一直以来都属于个人慈善事业。 然而,TEPCO风险投资部门主管Jeffrey Char认为区块链能够帮助为这

    继证监会发表代币发行声明之后,香港交易所Gatecoin将下线部分ICO币

    继证监会发表代币发行声明之后,香港交易所Gatecoin将下线部分ICO币

    经过一系列监管以及合规审查后,香港交易所Gatecoin将会下线那些被金融监管部门定性为"证券"的代币。 香港加密货币交易所Gatecoin透露,如果在该平台交易的ICO代币在法律上符合"证券"定义,他们就会下线这些代币。据巴比特上月报道,香港主要的金融监管部门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FC)表达了对ICO这种日渐普及的募资模式的担忧。 尽管ICO中售卖的数字代币通常都被定义为虚拟商品,但

    IBM与超级账本共同加入去中心化身份基金会(DIF),推动创建区块链ID行业标准

    IBM与超级账本共同加入去中心化身份基金会(DIF),推动创建区块链ID行业标准

    IBM与超级账本已经签署协议加入去中心化身份基金会(DIF),这个于今年初成立的联盟旨在帮助推动基于区块链的ID系统的互操作性和标准。 这两个企业区块链大佬加入了这个有各种企业组成的团体,其中包括像微软和埃森哲这样的大企业,还有像Civic和Gem这样的创业公司,以及像uPort和Sovrin这样的开源项目。 DIF执行主管告诉Coindesk说: "这应该是一个信号,表明在这一领域有广泛的

    为打击人口贩卖,牙买加警方盯上了犯罪分子的比特币钱包

    为打击人口贩卖,牙买加警方盯上了犯罪分子的比特币钱包

    作为打击人口贩卖计划的一部分,牙买加警方已经开始行动,锁定了那些试图用比特币和数字支付来掩人耳目的犯罪分子。 越来越多的人口贩卖者都开始转向数字货币来帮助他们进行地下活动并接收非法活动所得,但牙买加警方已经盯上他们了。 牙买加的'大生意' 不幸的是,人口贩卖以及性奴市场规模十分庞大,预计涉资1500亿美元。在牙买加,大约有7000个妇女、儿童以及成年男性被奴役,他们的操控者出售奴役服务的价格

    深圳市将发布《深圳市扶持金融业发展若干措施》,奖励区块链、数字货币等金融创新

    10月9日,深圳市人民政府向各区人民政府,市政府直属各单位印发《深圳市扶持金融业发展若干措施》(以下简称"《若干措施》")。深圳市政府表示,此举是为进一步完善金融支持政策体系,吸引集聚优质金融资源,推动全市金融业可持续均衡发展,加快建设国际化金融创新中心。 《若干措施》共分五大项,33条。内容包括:坚持服务导向,优化金融政策环境;发展金融总部经济,鼓励金融总部企业做大做强;支持金融企业分支机构

    麦妖榜
    更新日期 2019-06-16
    排名用户贡献值
    1BitettFan23992
    2等待的宿命23809
    3六叶树20309
    4区块大康18606
    5天下无双16192
    6linjm122715948
    7牛市来了15758
    8lizhen00215077
    9让时间淡忘14475
    10冷风大q11188
    返回顶部 ↑